如何显现你的创造

【那么如果你要求启示,就不可能得到。因为“要求”这个行为就是“它不在”的一个声明:意思是现在神并没有显现出来。这样的一个声明也就产生了这样的经验。因为你们对某样东西的思想是具有创造性的,你的话是有生产力的,而你的思维和你的语言在一起,对你实相的产生是非常的有效。所以你会经验到神现在并没有显现,因为如果神已显现了,你就不会还在要求神显现了。
尼:那是否意谓着我不能要求任何我想要的东西?你是说祈求得到某件东西事实上就是将它推开吗?
神:这是一直以来都被提出的问题——并且每次被提出时也都得到了答复。然而你并没有听到答案,或不愿去相信它。
你不会得到你所求的,你也无法拥有任何你想要(want)的东西。这是因为要求本身就是欠缺的一种声明,在你说你想要一个东西时,只会在你的现实中形成那个“缺乏”(wanting)的经验。
因此,正确的祈祷永远不是恳求的祷告,而是感恩的祷告。
当你为了自己所选择在你的现实生活里要去经验的事而预先感谢神时,实际就等于是承认它事实上就在那儿了。所以,感谢是对神的最强有力的声明;一个即使在你未要求之前,即确定我已应允了的声明。
所以,绝不要祈求。要感激。

尼:但如果为了某样东西事先感谢神,但那东西却根本没出现呢?那可会导致幻灭和怨恨哦!
神:你不能用感谢来做为操纵神的工具;做为愚弄宇宙的设计。你无法对自己说谎。你的心智很清楚自己真正在想什么。如果你说:“神,因为……,我感谢你。”但同时自己心里却非常清楚,在你的现实生活中它绝对不可能出现,那你就别期待神会比你更不清楚,而为你造出它来。
神知道你所知的,而你所知的即是那些会出现在你的现实中的东西。
尼:但我又怎么能为那些我不知道会不会出现的东西感恩呢?
神:以你的信心。只要你有一粒芥子的信心,你便可移山。你会知道它在那儿,因为我说它在那儿;因为我说过,即使在你还未要求以前,我就已经应允了;因为我曾以种种想得到的方式,透过每个你能叫出名字的老师对你说过:不论你选择什么,以我的名选择,它就会出现。
尼:然而仍有如此多的人说他们的祈祷未被应允。
神:没有一个祈祷——祈祷只不过是对本来如是的事的一个强烈声明罢了——未被回应。每个祈祷——你的每个思维、每个声明、每种感受——都具有创造性。按照它被认为是真实的强烈程度,它就会以相等的程度具体显现在你的经验里。
当有人说他的祈祷被应允,实际发生的事却是,他所最强列抱持的思维、语言或感受发生了作用。然而你必须明白,这就是那秘密——永远是那思维背后的思维——那可称之为“发起思维”的(Sponsoring Thought)——在控制思维。
所以,如果你以乞求和哀恳的态度祈祷,你将经验你所选择了的事物的机会看来就会小得多,因为在每个恳求背后的“发起思维”是:你目前并没有你所希望有的东西。那个“发起思维”变成了你的现实。
唯一可以胜过这个思维的“发起思维”就是:抱着不论你要求什么东西,神都必会应允——无一例外——的信心思维。有些人是拥有这种信心,但这样的人非常少。
当你不再认为神永远会“答应”任何一个请求,而是直觉地了解到请求本身根本没有必要时,祈祷的过程就变得容易得多了。然后祈祷便成了感恩的祈祷。它一点也不是请求,而是对本来如是的现实的一个感恩声明。
尼:你说祈祷就是对本来如是的一个声明,你的意思是说神一无所为吗?祈祷之后所发生的每件事都是那祈祷者的作用吗?
神:如果你认为神是某个万能的存在体,在听了所有的祷告后,对某些说“好的”,对另一些说“不行”,对其余的人则说“也许可以,但非现在”的话,你就错了。大体上,神是凭什么来决定呢?
如果你认为神是你生命里所有事情的创造者和决定者,你就错了。
神是观察者,不是创作者 。神随时都准备帮助你们过你们的人生,但却不是以你可能期待的方式。
创造或不创造你人生的情况或环境并非神的功能。神以神的肖像创造了你们。透过神给你们的力量,你们又创造了其余的。神创造了如你们所知的生命过程和生命本身。但是神也给了你们自由选择权,你们可以随心所欲的去过生活。
以这种说法来看,你对自己的愿意也即是神对你的愿意。
你就以你自己的方式过你的人生,我在这件事上并没有什么偏好。
你们一直总有一个大幻象,就是:神在意你们做什么。
我真的不在意你们做什么,这你们听了也许会很受不了。然而,当你能让你的孩子们出去玩耍时,你会在意他们玩什么吗?他们是玩捉迷藏或玩模仿的游戏有什么关系吗?不,没有关系,因为你知道他们是绝对安全的。你已将他们放在一个你认为很友善且毫无问题的环境里了。
当然,你总还是希望他们不会伤到自己。如果他们伤了自己,你就会马上在那儿帮助他们,治疗他们,让他们再次的感觉安全,再次的快乐起来,该天再出去玩。但下一次他们是选择要玩捉迷藏,或是玩模仿的游戏,你仍不会在意。
当然,你会告诉他们,哪些游戏是危险的。但你无法阻止孩子们去做危险的事。没法子永远看着他们,管着他们。无法从现在到死都时时刻刻的注意着。聪明的父母能明白这一点。然而父母对结果如何却是从不会停止关心的。就是这个二分法——非常地不在意其过程,却非常地在意其结果——几近于描写了神的二分法。
可是,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神甚至根本也不在意结果。不在意终极的结果,因为终极的结果已得到了保证。】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